作家網首頁

   “我努力探索詩歌的各種可能性,如何讓那些物象與詞語具有詩意,在詩歌中閃光?!?“打工詩人”鄭小瓊告別底層敘事,新作《玫瑰莊園》對詩歌美感體驗進行了先鋒式探索。一個世紀的風云變幻,五個女人的血淚人生,宏大的家族挽歌在憂傷而節制的風韻里被精妙展現。凝結著意象的詩句默默吟誦著老去的年月,命運的關照、歷史的反思、情感的遭際…… 現實與虛幻相間而發。生命的光亮與豐盈是靈魂所在,悲切的生存苦難卻也提示著我們時刻懷存對遙遠陌生的關注。鄭小瓊十三年打磨的“玫瑰莊園”,是一座寓言式的迷宮,在面對詩學的語言建造中,是否也潛藏著審美困境? 在評論中與讀者共同分享和思考……

曲楠:玫瑰荒園里,誰來替東方拾荒

作為鄭小瓊歷經近15載打磨而成的最新詩集,《玫瑰莊園》使用了一個不無曖昧的標題。字面上漫溢出的西式浪漫,難免讓人想象騎士與女恩主這一古老故事模式延展開來的羅曼史,但實際卻剛好相反,祖父與五位與之成婚的祖母,在拆解浪漫敘事的同時,呈現出一片東方式樣的古典荒園……[詳細]

賀嘉鈺:筑造歷史中一段整飭的悲辛

十四年間,八十首詩,整飭連貫。它們是對一次巨大夢境的不斷重臨,它們甚至好像還含著一口完整的氣息。寫作是,閱讀亦然,從開始到結束,這口氣幽綿地吸入,憋住,穩住,在那個逼仄的狹窄的空間里千回百轉……[詳細]

虎鴿:《玫瑰莊園》的審美困境

詩人不能一邊用情感禁止現實發言,一邊還讓面面相覷的讀者看著空白的幕布目不轉睛,僅僅因為幕布上寫了“現實”二字,這充其量只能算是超現實主義式的玩笑。但詩人又確實沒能在形式中說謊,時常出現的既無主語也無賓語的開放結構出賣了她,那種只在表面上客觀的技術試圖把逼仄的情緒引向廣闊的曠野,然而卻暴露了一個無邊荒蕪的虛假客觀世界。在那個世界里,情感不但沒能一展宏圖,反而在茫然之中煙消云散。動詞卯足了勁,卻終于無處宣泄?;蛟S詩人想把力量引向我們這些讀者,但那個人化的源泉被緊緊封鎖在紙面上,逃不出單薄的詩冊。本來該被詩人珍惜的東西現在被浪費了、耗盡了,變成了可憐的殘次品,結構的精巧也拯救不了它,畢竟再堅固的鋼筋也無法留住流沙……[詳細]

張高峰:廢墟上的星辰

對于時代悲劇性的一面揭示,同樣是《玫瑰莊園》突出的敘述反思主題,也正是以詩的形體展開敘事的難度所在,敘事詩從根底上來說仍是源發于抒情的需要,而經由詩的意象機制來推動故事的銜接。詩中呈現出傳統文化歷史斷裂處斑駁迷離、頹廢飄零的狀態,長詩初始便深深地進入到碎片式意象的傾述,秋風衰敗人間悲歡,戰火黎元焚燒不幸。在時代劇烈的變動間惶惑不安的祖父,“他返回大煙與山水,頹廢/換取余生”,而五位祖母也似落花搖曳,在近乎宿命的幽怨里藏掉自己的年華。詩絲絲入扣的敘寫里充滿著“生命被壓抑下的隱痛”。當大地被鮮血喚醒,而青春中的祖母卻只得懷著殘生囚禁在日趨沒落的莊園,直至“積雨云壓過,青春枯萎”。她們注定宿命般地成為古老莊園幻象的一部分,“像卡著的雀鳥,倏然振翅,卻無法起飛”。在《奔》、《異鄉》篇里是苦難中精神覺醒過來的二伯父,棄絕了莊園壓抑的生活,忠誠于戰火殘缺中的祖國,成為以微弱自我之軀奔赴國難的歷史見證,而終是被時代所吞噬。遙望白云蒼老,隔著去而不返的歷史時空的喟嘆,鄭小瓊抒寫出聲詠低回、意象紛離的情緒流動。她以意象的生發來穿引老去的故事,而猶如秋語蟄伏在落寞的殘叢,在意象心性瞬間的到來時跡寫下細瘦的杳蹤……[詳細]

朱永富:玫瑰——愛情,還是歷史?

昔日重現的玫瑰莊園在物理形態上似乎是繁華而輝煌的。而在精神形態上,卻像是一座墳墓。莊園的主人祖父,在玫瑰莊園的生活是一種“死”的狀態。祖父在玫瑰莊園的生活,在“我”的認知中是一種“過去”,這“過去”是祖父的“現在”,但這作為“過去”的“現在”,依然活在“過去”——“過去的過去”,祖父活在被時代拋離之前,活在時間的阻滯之中。祖父在玫瑰莊園的生活是行尸走肉的生活。玫瑰、大煙和女人只是他自我麻醉的憑借物。用詩中的話說,就是“他得用性、草木、大煙確認活著?!保ā都t塵,鎮》)這種“活著”只是肉體感官的“活著”,恰是精神“死亡”的表征。這種精神的“死亡”,就是理想的破滅。玫瑰、大煙和女人成為祖父幽靈的最后的寄居殼……[詳細]

李嘯洋:廢墟美學與記憶拓片——“針線”與“雕花”的故園辭

《玫瑰莊園》走出了《女工記》中苦難敘述,作者有意縫合西方浪漫主義的詩學理念與中國古詩中的詠懷傳統,讓詩歌生發出別樣的審美。一方面,作者研讀魏晉南北朝以來的憑吊詠懷詩,用自然物象和退敗的親情擬仿精神失意;另一方面,作者從西方浪漫抒情詩中汲取營養,用昏暗、破碎的時間記憶,完成詩學理念的現代性重塑。兩種寫作路徑的介入,使《玫瑰莊園》的寫作指向“向美”與“懷古”兩重維度……[詳細]

樵夫:《玫瑰莊園》,現實世界的精神故園

一座宅院,見證或者象征了一個家族興衰演變,一個家族的興衰又濃縮了中國大歷史的演進,很多時光的節點,都布滿了家族的記憶和深痛,布滿了年代久遠留給當下的神秘,時間的距離,拉開了詩人的想象空間,她可以沿著自己設定的情境,一步步走進過去,走進歷史,走進斑駁的舊時光,然后停住,細細地撫摸只存在她靈魂里的那座荒涼的莊園。她給它用玫瑰命名,給它種下許許多多玫瑰,并且把詩意的筆觸深入到莊園中的女性身上,贊美她們的美麗,謳歌她們心底的愛情,同時也揭示出那個時代所給予女人悲情的命運。祖母心靈手巧,是這座莊園的女主人,她做針線,做女紅,同時”她用哀嘆的針/絕望的線繡出玫瑰花園的秋色”(《針線》),而這種絕望來自于莊園的封閉、陰冷、潮濕以及“莊園淪為鴉片/咳嗽、黃昏、落日頹墻……”……[詳細]

古樺:玫瑰花開,記憶珍藏

玫瑰莊園中的五位如花似玉的祖母,她們的孤獨、苦難、惆悵,她們坎坷的宿命與單調的青春被玫瑰莊園收藏,載入莊園史冊。五位祖母出身各異,從事的職業不同,她們代表了近代中國歷史上的一部分女性,她們有共同的辛酸與苦楚:一方面面臨國破家亡、饑餓、疾病,艱難地生活著,另一方面因性別歧視,封建家長制度的束縛,失去了追逐自由的權利,窒息在孤獨、枯燥的生活中,承受著巨大的精神痛苦。從這個角度看,《玫瑰莊園》宛如一曲悲憫近代中國女性的哀歌……[詳細]

  中國作家網“新作·銳見”專題致力于推薦當代作家重要新作,發現培養文學評論人才,傾聽讀者對作家作品的真實評價,歡迎廣大讀者參與。如果您對鄭小瓊《玫瑰莊園》有獨到見解,請于9月13日前投稿。
  
  稿件字數在1000—5000字之間,中國作家網將擇優發布,優秀稿件提供稿酬。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捕鸟达人破解版 腾讯分分彩四星组选24 排列五专家最后总预测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福建36选7玩法 a股权重股有哪些 最新体彩4十1开奖结果查询 秒速快三彩票 北京快3专家推荐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走势图 湖北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