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簡直像春天》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陳克海  2019年12月18日19:52

 

《簡直像春天》

作者:陳克海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年09月

ISBN:9787521205893

定價:38.00元

編輯推薦

有意或者無意,陳克海這本小說集中的人物,都有著或深或淺的關聯,一個小說中的配角成了另一個小說的主角,一個小說中的主要情節成了另一個小說的引子,一個小說里的意外成了另一個小說里的必然。就這樣,《簡直像春天》差不多編織出一個屬于中年人的命運共同體,雖然掙扎之后,他們也“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可他們付出了自己的努力,顯現了向上的愿望——這是屬人的卑微,也毫無疑問是屬人的驕傲;這是小說的卑微,也毫無疑問是小說的驕傲。

——黃德海

內容簡介

《簡直像春天》里的六個小說,寫的是向上愿望在人間崎嶇起伏的樣子。說得更確切些,陳克海這個小說集里的人們,都面臨著人生的第二次向上可能。向上的愿望帶來的是更多的艱辛,人突破了很多原本不必突破的底線,陷入了更為可怕的困局。但生活沒有因此而停頓,人終于借助這困局明白了些什么,此前的種種也就不完全是徒勞,人在這艱難中一點點活出了自己的樣子。

作者簡介

陳克海,1982年生,湖北宣恩人。土家族。現供職于山西文學月刊社。出版有小說集《清白生活迎面撲來》《道德動物》。

目 錄

序 黃德海 /1

沒想到這園子竟有那么大 /1

跑路 /39

蒙古馬 /80

越野 /130

糾正 /173

簡直像春天 /218

前 言

黃德海

每個人都有向上的愿望,可在這擾攘的人世間,并非每個人都能順利而直接地實現自己的愿望。對大部分未必自覺的人來說,向上愿望的起起落落,就變形成了人生的坎坎坷坷。

如果我沒有看錯,陳克海《簡直像春天》里的六個小說,寫的就是向上愿望在人間崎嶇起伏的樣子。說得更確切些,陳克海這個小說集里的人們,都面臨著人生的第二次向上可能。

一個年輕的學生從校園走向社會,一個機關女性開始厭倦重復的日常,一對幾乎被生計淹沒的夫婦企圖掙扎出來,一個科員盼望著中年變法,一個喪妻者注視著年輕女性的溫情,一個功成名就的男人無意識做著改變……沒有什么了不起,不過是些不純粹的愛情,不徹底的表白,不干脆的決斷,不真誠的話語,不得已的分別……瞥眼看過去,差不多都是沉入深水區前的無意義掙扎,做不得數,也當不得真——不過,似乎也并不是毫無用處。盡管可能在掙扎中陷入得越來越深,可掙扎本身,好像又帶來了那么一點不同,跟完全忘記了向上愿望的人,有了那么一絲不太說得明白的差異。

小說中的人物,經歷的都不過是平常的人生,每個人都有些愿意或不愿意跟人提起的故事——那個年輕的女孩,“運氣不好,竟然招惹上了滿嘴是蜜的老男人。一來二去,習慣了,竟多了份貪戀”。那個坐久了機關的女性,“不知不覺就變成了她曾經討厭的那一類人,自以為是,愛給人說教,顯擺似是而非的人生看法,好像如此一來,就能證明她的人生不是那么蒼白”。那看不到生活盡頭的兩口子,“他那么拼命地親著她,無意義地重復著無數次的接吻,就像人們在絕望的時候,并不知道絕望,只是不斷地把香煙放在嘴上吸”。那個喪妻的男人,“開著那輛渾身是泥的212在東山上轉來轉去,也不拍照片,更不想什么轉行,他就是感覺憋屈,想到更高的地方透透氣”。那個外人看起來成功的男性,覺得自己“陷在這乏味的生活中,就像流水線上分揀的土豆,由著機器篩選”。盡管生活的洪流在綿延的掩蓋下似乎消除了兇險,可那能把人卷進漩渦的力量沒有絲毫減弱,猛獸般的獠牙每每在人喘息之間閃現出來。

就是在這樣日漸疲沓下去的人生當中,人不斷騙取著自己的信任,做著絕望的掙扎,付出無奈的愛意,乞求善意的安慰,涌起挫敗的嫉妒……雖然時刻準備著從平庸的生活中一點點掙扎出來,卻不過是蕪雜繁瑣生活中卑微的人生。哪一點掙扎的力量有用嗎?似乎有那么一點。從此后發生的種種來看,盡管生活仍然古井不波,但總歸有一點什么發生了。

這些疲累無助、畏葸不前的人們,起碼在掙扎中慢慢認識清楚了一些問題,看清楚了一點自己——“她想起之前的懦弱,委曲求全,竟然把那么多時間用在埋怨,用在指望男人身上,長吁了一口氣。”“好些中午,就她一個人在滿是亮光的室內機械重復。她也不覺得枯燥。汗液順著脊背流下,好像經年累月淤積的毒素也排出來了。”“掙多少錢是個夠?她是掙了些錢,可得到的卻是一身的疾病和傷痛。什么樣的日子不是往下過?或許是想通了這一點,她對接下來的生活又多了些期待。”“想著三三兩兩的人在水波里自在起伏,完全可以游到精疲力竭,游到他盡興,愛怎么撲騰就怎么撲騰,他連抓鼠標的手都濡濕了。”“也是做著這些瑣碎的事情,他才一點一點平靜下來。好像廚房成了他的教堂,只有這里,才有足夠的肚量可以容納他那些模棱兩可的懺悔。”“洗完手,他抬頭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他嘴唇抿得緊緊的,猛一看,隱約露出一股女相。”

這微乎其微的變化,清除了一點兒淤積,驅走了一點兒無奈,帶來了一點兒心勁兒,疏通了一點兒道理,甚至改變了一點兒容貌,都說不上是值得提起的事情,甚至在這之前,向上的愿望帶來的是更多的艱辛,人突破了很多原本不必突破的底線,陷入了更為可怕的困局。但生活沒有因此而停頓,人終于借助這困局明白了些什么,此前的種種也就不完全是徒勞,人在這艱難中一點點活出了自己的樣子。

有意或者無意,陳克海這本小說集中的人物,都有著或深或淺的關聯,一個小說中的配角成了另一個小說的主角,一個小說中的主要情節成了另一個小說的引子,一個小說里的意外成了另一個小說里的必然。就這樣,《簡直像春天》差不多編織出一個屬于中年人的命運共同體,雖然掙扎之后,他們也“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可他們付出了自己的努力,顯現了向上的愿望——這是屬人的卑微,也毫無疑問是屬人的驕傲;這是小說的卑微,也毫無疑問是小說的驕傲。

捕鸟达人破解版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捕鱼王赢话费 海南4 1中奖规则和奖金 快乐8手机官网登录 河南11选5开奖图案 三分彩是真的假的 北京pk赛车官方平台 手机网络赚钱 湖南赛车今日开奖结果 网上兼职赚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