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故事的世紀紅利與網絡文學“走出去”

來源:文匯報 | 夏烈  2019年12月20日09:15

2019年10月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已是第六屆,卻也是它第一次迎來網絡文學的板塊和聲音。22日,中國作家協會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在那里舉行了2020年中國國際網絡文學周的新聞發布會以及中國網絡文學海外傳播圓桌會議?!皣H”一詞,成了這場網絡文學活動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首秀的核心詞。不到半個月,11月15日,海南三亞召開了“自貿港背景下的網絡文學出海論壇”,再次集聚了作協、網站、網絡作家、網絡文學專家60余人——出現在2019年最后一季的同一個熱門話題,可以看作網絡文學20余年發展和近些年所謂“網文出?!爆F象水到渠成、登堂入室的結果。

要說網絡文學和“國際”一詞的關聯,大抵是從新世紀初個別版權輸出的涓涓細流,直至近四五年間業界、學界漸趨熱鬧地指出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種種典型案例、軌跡、景觀,到如今,再以官方組織形式宣告——尤其是明年將要揭橥的中國國際網絡文學周,可視作國家層面的肯定與加持。如果一直留意中國網絡文藝流變、熟悉其秉性的人,可以結合國內外文化、經濟等情勢,看清楚這塊實實在在的中國新興文藝在跨國、跨文化的交流、傳播、貿易上的嶄新增量,它正在成為新時代環境下中國文化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亮點。

互聯網和新世紀給予了故事全新的生命力

認識網絡文學包括它的海外傳播勢能,有必要回到文學與人類的一些基本關系。文學的創作和閱讀,在大眾文化遍及全球,且文藝作品與文化產品、文化工業緊密曖昧的接榫過程中,其一部分原始功能、特征被極大地釋放——比如故事,比如娛樂,比如陪伴。

在過去的一個世紀,凡受過文學經典及其系統訓練的人都知道并相信,語言是文學的核心??梢哉f,文學性主要就是語言的結晶,通俗地講,對于純文學而言,作品行不行,可以簡化為語言行不行。語言不過關,就不要“玩文學”了。

但在專業的文學圈子以外,特別是大眾文化全面降臨下,一個隱秘卻展開的事實是:世界通用的文學最小單位不是語言,而是故事。故事比語言的粒子尺寸更大、更粗糲,但也比語言壯碩——越是精微的語言越是有局限,比如一個說法是“詩不可譯”,而故事很少被認為是不可譯的。人們從小到老都在聽故事、看故事、講故事、成為故事,樂此不疲。好的故事天下流傳,不同語言、民族的人們因為故事互相了解,共同陶醉在故事的套路和花樣翻新里——故事是人們共同的搖籃,它確實達成了文學對所有人最基本的承諾:陪伴。

關于故事的特點及其時代,本雅明曾以《講故事的人》為題,總結了故事和小說的區別,認為故事有傳承經驗、給予生活忠告的功能,而現代性意義上的小說從關注自我而擴及人性困境,對他人“無可奉告”。莫言是另一位用《講故事的人》為題,在諾貝爾文學獎獲獎詞中描述自己創作跟中國故事傳統之關系的著名作家。他說他的文學創作萌芽于小時候聽爺爺奶奶講故事,聽村莊來的說書藝人講故事,以及山東老鄉蒲松齡的《聊齋志異》。他說:“我是一個講故事的人。因為講故事我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边@些,也令我想到2018年網文熱點作品《大王饒命》。在這部幽默、自由而有所類型創新的作品中,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夾帶了一段自己的創作談,他說:“之前我在上海拍攝閱文宣傳短片的時候,某位制作人就問我說,你們網文跟傳統文學到底有什么區別,你們的驕傲到底在哪里?我想了半天才回答說,我寫小說是因為我心中有故事……這個世界上總有許多遺憾,最終抑郁在我心里成了新的故事。也許我的故事里也終究會有遺憾,但我在圓自己的夢。好春光,不如夢一場,這大概就是我一頭扎進網絡文學世界的本質原因。與其說我是大神作家,不如說我只是個講故事的人?!薄獰o論經典的作家,還是新晉的網文大神,在“講故事的人”這一點上達成了共識。換句話說,故事并未因20世紀以來的西方小說即其哲學性的變遷而真的翻篇了,互聯網和新世紀給予了它全新的生命力。

當然,給故事帶來“世紀紅利”的原因肯定沒有那么簡單。今時今日的全球故事傳播顯而易見與文化工業以來的技術、資本和消費文化有關,影視、暢銷書、動漫、游戲等成了敘事藝術向敘事經濟轉化的最佳媒介。而新興產業市場中的網絡文學產業鏈更是一項引領全球的中國式創舉,印證著故事經由文化工業這班車,積極全面地向著互聯網時代的數字經濟挺進。我們看到前一個階段頂級的網絡文學大神的讀者與社會影響力、創富價值、海外傳播價值等,就能明白這種以故事(IP)為核心的生產鏈條所具備的當下性和現實性。這其中的典型案例既有像唐家三少《斗羅大陸》、南派三叔《盜墓筆記》所代表的熱鬧型的全產業鏈、多時段開發模式,也有如阿耐現實題材《大江大河》(原著《大江東去》)、都梁革命歷史題材《亮劍》所代表的品質型的影視等改編的成功即其市場規律運用。

在這種生產環境和大眾文化場域下,“粉絲”作為積極的參與者,促進著故事產品的轉化速度和口碑,每年都有他們密切關注、熱議的作品進入產業鏈、影像化,成為“粉群”的“福利”“口糧”,比如2019年的熱門網劇《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以及歲末跨年之作的《慶余年》《鶴唳華亭》《從前有座靈劍山》,都充滿了“粉群”與業界的共舞效應。

如果仔細觀察和思考,我們會發現人類已整體上從文字中心(文字作為文化最重要而崇高的傳承手段)極大地轉移到視聽圖像中心,是否損失掉寶貴的深度精神體系姑且不論,但對于故事,它幸運地躲過了滅裂的浩劫甚至因為視聽藝術而回到了需求的核心位置區,不再掩藏自己的身影。無數年輕人從文化接受到文化創造,都愈益跟視聽藝術有關,他們為此而創作故事,成為這個時代以及未來很長時間的故事青年、故事生產者。有趣的是,比如在影視編劇這樣的行業中,故事的主流地位事實上并不支持文學語言意義上的作者——好的故事就可以,而不是好的語言。好的語言只是更為高級,而非必須(相對的,否定語言對于文學的重要性,同樣是不智的)。

我個人認為這些人類文明的選擇是不可逆的,是有其內在的歷史——人性邏輯的,所以大多數人、大多數情況會選擇故事與整個文化工業的深度結合,形成發展優勢。但我依舊支持精英文學及其意見對于這一趨勢的介入,歷史經驗表明,文明的價值、文化的深度是平衡與合力的結果,其主流也應該是融合或者至少是分層和分眾的結局。

網絡文學是全球化環境中多元力量動態共生的花果

在當前這個互聯網時代下,“故事”的呈現形態之一便是網絡文學。中國互聯網20余年的時空幅員里,寫作群落也從傳統“精英”的少數派重回“草根”大眾的多數派,這至少在故事的來源、生活的廣延、知識的多樣、傳播的基數上獲得了綜合的效應場;作為同樣廣泛的受教育后的普通讀者,他們很大程度上跳過語言潔癖,接受故事及其背后的新知、想象、思想性與價值觀,最終造就了截止2018年12月統計的4.32億讀者、1400余萬寫手(其中各大網站實際簽約作者68萬人)這樣一個大眾閱讀人口景況、人口紅利。還有一些數據也跟網絡文學20年有關,跟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有關,那就是截止2018年,各類網絡文學作品累計達到2442萬部。這種數量和體量上的實存,客觀上會形成宏偉的故事庫,向下游文化產業各端口傾瀉而出,并跨越國界和文化圈尋求國際交流、傳播和貿易的最大化與公約數,最終構成自己的“故事云”效能。這種大眾文化、文化工業和產業經濟現象并非有些人認為的“中國式怪物”,這同樣是人類文明今天的通用選擇,作者與專家們就曾概括了所謂“世界四大文化現象”:美國好萊塢電影、日本動漫、韓國電視劇和中國網絡文學,前三者的出現都與網絡文學有類似之處,甚至正是網絡文學努力模仿和尋求達致的目標與參照。

而回溯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一直在努力推高這一“故事的世紀紅利”的是產業市場與新的盈利模式,主體就是那些網站、數字內容公司和資本。2003年起點中文網成功實現的VIP收費閱讀模式,2010年中移動手機閱讀基地的成立帶動的手機閱讀市場,至今來看是最大普惠的兩次贏利模式;2013-2017年影視、游戲等資本推動的網文IP熱,讓網絡作家中的頭部作者版權收入瞬間爆發,“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其間2008年盛大文學的資本收購多家文學網站和全產業鏈運營,尤其是2015年以來中文在線、掌閱、閱文在中國內地和中國香港上市等,構建了網絡文學企業的一片資本藍海,并且直接支持到這些企業為龍頭的數字內容和版權的海外輸出,通過四五年的布局后預計會在2020年形成基本的國際贏利模式。

當我們擔心2018年以來國內市場中網絡文學的觸頂盤點,擔心會不會就此缺乏活力和動力時,我認為網絡文學的海外貿易將成為其發展的新方向、新的增長極。網絡文學從來就不是我們傳統觀念里的靜態文本,它是全球化環境中多元力量動態共生的花果,是一種新時代的新型文藝。在當前的國際國內形勢下,部分產業及其資本投資處于調整期,網絡文學原有的贏利模式遭遇了重大瓶頸,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平衡也需重塑,短時間內的內貿動力趨于滯緩。因此,如果我們的眼光改換路徑,向外擴展,那么網絡文學在外貿上的需求量或者會日趨增長——為世界大眾讀者寫作、為世界文化工業提供改編資源、為故事的世紀紅利創造流動性,成為中國網絡文學(企業和作者)的戰略與愿景。

根據艾瑞咨詢2019年最新研究報告,從海外網絡文學讀者對中國網絡文學的評價來看,67.4%的讀者認為中國網文“值得一讀,根本停不下來”。網文的娛樂休閑屬性、故事新穎性和情節豐富性成為海外讀者認為的最具吸引力的選項;有50%的海外讀者認為中國的網絡小說比之海外的奇幻文學“更加充滿想象力”,在線連載、題材類型多樣和讀者能夠更多互動反饋也成為他們認知和認可中國網文的主要特征。關于國外的本土奇幻文學作品未能充分滿足大眾讀者的閱讀需求中,認為能符合自己口味的原創奇幻文學作品總量偏少,以及故事背景相似、情節內容單一、作品更新慢、互動性弱、價格貴都成了主要的問題,這也成了海外讀者選擇中國網絡文學(比如奇幻、玄幻)作為替代物即閱讀對象的契機,有90.9%的受訪者認為當他們因為海外奇幻作品無法滿足自己閱讀需求時,將會選擇中國網絡小說來閱讀。

從早期國內成名的作品譯介到海外如我吃西紅柿的《盤龍》、天蠶土豆的《斗破蒼穹》、耳根的《我欲封天》、忘語的《凡人修仙傳》,到近期熱門的橫掃天涯的《天道圖書館》、二目的《放開那個女巫》(又名《魔力工業時代》)等,正像艾瑞報告所言,西方奇幻的設定,或者東西方幻想小說傳統的雜糅,比如《放開那個女巫》以西方奇幻的女巫主題和中國特色(“種田文”、現代科學愿景)奇妙結合,直接帶給海外讀者既熟悉又陌生的有趣感受,這的確就是他們選擇中國奇幻作品替代西方本土奇幻缺位甚至長期閱讀中國網文的原因。這種關聯性和陌生感的混搭,也同樣可以解釋言情、都市、歷史等為何容易為亞洲讀者熱愛。

此外,艾瑞還通過公開數據、專家訪談、用戶調研等綜合手段推算,認為海外潛在的網絡文學讀者數量著實不少:與中國有著相似文化背景的東南亞地區,隨著移動端的火熱,未來網文的用戶規模還將持續增長,預計將超過1.5億+;在歐洲地區,奇幻文學長期積累的人氣加上歐洲電子書市場的不斷發展,中國網文將受到預計超過3億用戶的關注;在美洲地區,隨著海外網文論壇、翻譯網站及出海閱讀平臺的共同發力,預計網絡文學用戶潛在規模會有4億+;在非洲地區,大量預裝在中國生產的手機內的閱讀軟件幫助中國的網絡文學快速進入非洲市場,預計未來非洲地區的網絡文學用戶規模會在3億+。而這些潛在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00億元(人民幣)+。

中國網文的翻譯問題與海外網文的本土化原創

盡管中國的網絡文學在海外具有很大的市場規模,但在海外傳播也就是網文外貿的過程中,始終存在一個核心問題:網絡文學的翻譯問題。

網文翻譯起始于粉絲翻譯。他們主要憑自己的興趣愛好,即本身就是某作家或者某類型的網文愛好者,因為熱愛而傾注熱情,用業余時間參與其中,成為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最早使者,有其“粉絲文化”的典型性,但這樣的翻譯通常效率較為低下,質量也難免參差不齊。經由市場化之后,專業的翻譯小組、全職簽約譯者出現了,他們采用標準化生產方式,翻譯的質量和效率自然比自發的業余愛好者要強很多,但此時需要付出的成本也相應提高了。

從網絡文學市場主體即內容運營商來說,創造海外閱讀消費力和提高翻譯速率并有可能采用較低成本的手段,是他們想方設法的“技術攻關”對象。于是,2018年像“推文科技”推出的AI翻譯生產系統(機器翻譯),成了目前網絡文學翻譯問題最好的解決途徑。有數據表明,人工智能翻譯生產系統的應用,可以使得行業的效率提高3600倍,成本降低至原來的1%。比如以法翻網站Chireads的機器翻譯與人工本地化編輯相結合為例,首先通過基于他們自有的Google AutoML訓練的AI翻譯引擎,對網絡文學原文進行初次翻譯,在此基礎上再進行人工翻譯和校對,最終形成海外版譯文,這樣的翻譯模式大大提升了翻譯的效率并且降低了成本。以一個3000字章節為例,傳統人工精細翻譯需要3個小時,而機器翻譯+編輯的模式下,僅需不到15分鐘,而Chireads的目標則是控制在5分鐘以內。固然,機器翻譯一定會存在另一些問題,比如準確度、質量,以及翻譯和編輯的內容版權分散、法務成本較高等,但面對網絡文學海外貿易這樣的市場窗口期,以及網絡文學“文不甚深”、故事為王的特征,AI的機器翻譯一定是當下網文出海最重要的技術推動力。

有論者提出了網絡文學的精品精譯,這與純市場、機器翻譯是兩極思維,已然考慮到了網絡文學海外傳播中的經典化問題。優秀的網絡小說理應有負責任的、走向國際經典的翻譯質量相匹配,從而實現海外傳播的雙翼效果,我想這同樣是今天網文翻譯的重點和難點,也是真正愛護網絡文學、珍視網絡文學歷史價值的建議。據我所知,歐洲一些中國當代文學一流的翻譯家也有愿望了解甚至著手為網文做翻譯,只是對浩如煙海的網文無從選擇,以及面對一部作品字數上的巨大,很容易令他們望而生畏。我想,這個維度的工作還需要中國的專家同行配合才能事半功倍。

有趣的是,以網文海外輸出巨鱷閱文集團為代表的企業,富有創造性地開辟起海外“網絡文學本土化運營”的戰略,也就是直接吸收和激勵海外讀者在網站平臺上原創他們母語的網文。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在介紹他們這部分業務時以一位24歲的西班牙軟件工程師阿萊米亞為例,2018年4月,他在“起點國際”開放原創功能之后,嘗試性地發布了第一部作品《最終愿望系統》,從此長期占據原創作品推薦榜前列,并成為網站首部簽約進入付費閱讀模式的原創作品。吳文輝說:“像阿萊米亞這樣懷揣網文夢想并開啟寫作的年輕人不在少數,經過一年多的發展,起點國際的平臺上,已有4萬多海外作者,審核上線了6萬多部原創英文作品。事實上,在歐美市場,以及人口基數非常大的東南亞市場、亞非拉市場,寫虛幻小說類型的人其實有很多,而我們的平臺,提供了實現寫作夢想的機會,并通過付費閱讀模式讓他們獲得收入?!?/p>

由此,我們完全能夠看到一幅中國網文資本創造性運用全球化規律,正在溢出舊模式和小格局的探討范疇,實現全球文化生產力及其生產關系配置。從中國文化產業的全球征途看,這就是一場創世紀和夢工廠的宏圖偉業,并且演繹著“國運同文運相牽,國脈同文脈相連”的時代內蘊。

捕鸟达人破解版 捕鱼大师疯狂版安卓 好运彩平台怎么样 棋牌软件开发多少? 股票中融资融券软件 大众麻将规则介绍 心水清者能自懂打一生肖 广汇能源股票最新公 皮皮四川麻将下载 网赚如何赚钱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