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交響樂怎樣才能更“親民”

來源:光明日報 | 封壽炎  2019年12月20日09:26

從今年10月份開始,上海交響樂團每月舉辦一場“晚高峰音樂會”,結果大受市場歡迎,辦到第三場的時候,門票提前一個月就已售罄。如果要問成功的秘訣,恐怕離不開兩個字:“親民”。

很多嚴肅、高雅的藝術在發展中,往往都會面臨兩難的選擇:專業性過強就難免曲高和寡,不但難以繁榮,甚至連生存傳承都有可能成為問題;過于通俗又可能偏離藝術品質,甚至出現過度娛樂化的傾向。高雅藝術的通俗表達之路又在哪里呢?

面對這些難題,上海交響樂團的文藝工作者大膽創新、不斷探索,找到了不少行之有效的辦法。以“晚高峰音樂會”為例,上海交響樂團的專業和品質自不用多說,但其“親民”之路絕非僅僅通過降價。動輒上千元的高昂票價固然會讓觀眾望而卻步,但除此之外,時間成本、專業門檻、交響音樂會上正襟危坐的嚴肅氛圍等,都會拉大觀眾與交響樂的距離。

“晚高峰音樂會”將票價定為100元,時間只有一個小時,無論是價格上還是時間上,都非常符合觀眾的接受能力。據了解,將音樂會時間選擇在18點30分至19點30分,主要目的就是盡量方便音樂廳周邊的上班族,讓他們下班后步行即可到達演出現場。在曲目安排上,“晚高峰音樂會”也較為輕松活潑,既能讓觀眾零距離體驗專業高雅的藝術,又不會因為專業門檻帶來欣賞壓力。

高雅藝術的通俗表達這一親民之舉,在上海交響樂團之前,很多門類早有探索。京劇《霸王別姬》《曹操與楊修》都被拍成3D全景聲電影,昆曲《牡丹亭》推出青春版,故宮近年來通過文創對館藏文物資源的保護性開發等,證明嚴肅藝術一旦走出深閨、創新表達、面向大眾,往往能夠煥發全新的青春活力。

當然,嚴肅高雅和親民通俗,這兩者也并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關系,完全可以共存。針對不同的市場和受眾需求,文藝工作者可以提供更加豐富和多元的文藝產品。對于業余“小白”,可以有輕松活潑的“晚高峰音樂會”;對于交響樂愛好者,可以組織各種各樣的商演巡演;對于少數挑剔的專業發燒友,則可以聯合世界級指揮家、獨奏家、歌唱家,合作奉獻高水平演出。這些定位不同、受眾各異的演出,彼此之間互相銜接、相輔相成,可以很好地兼顧受眾不同層次的藝術需求。

筆者在歐洲生活,時間久了有一個強烈的感受,就是歐洲民眾的文化生活非常豐富。文藝演出長盛不衰,博物館、美術館門庭若市,各種文藝節慶層出不窮。而且,不論年齡和性別,文化已經成為全民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在歌劇院、音樂廳,既有白發蒼蒼的老人,也有很多孩童跟隨父母一起參與其中。與之相比,我國人民群眾對于文化藝術的需求還沒有得到充分的挖掘,群眾喜聞樂見的優質文化藝術供給還遠遠不夠。如果文藝工作者都能像上海交響樂團一樣,想方設法提供品質優良、貼合群眾的文藝產品,幫助更多群眾走進音樂廳、劇院、影院、美術館、博物館、圖書館,最終實現的將是文藝和社會的雙贏——既能使文藝得到發展和繁榮,也能幫助群眾陶冶情操、提升審美、豐富生活,提高整個社會的文藝素養和人文素質。

(作者:封壽炎,系媒體評論員)

捕鸟达人破解版 体育彩票25选5开奖结果 重庆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 捕鱼达人3官网下载安装 浙江6 1开奖 独平码四中四 pk10 今晚已开特马+开奖结果白小姐 河南22选5规则 850金蟾捕鱼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