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2019年,用電影照亮中國人的時代故事

來源:中國文化報 | 桑子文  2019年12月21日08:36

2019年的中國電影市場異彩紛呈。根據貓眼平臺數據,全年電影票房在11月18日已接近600億元,票房前五名國產電影占4部,票房高達150多億元。我們欣喜地看到,各種優秀電影作品涌現,作品題材百花齊放,作品更加觀照現實。

主旋律的進化——以小見大,堅定信念

年年歲歲主旋律,歲歲年年“律”更紅。過往的主旋律電影以三部曲《建國大業》《建黨偉業》《建軍大業》為代表,這一類主旋律片是用大人物講大故事,匯集了眾多明星扮演知名人物,觀眾更多要做的是“明星連連看”。但是2019年主旋律片的畫風大變,從小人物折射大故事,比如《我和我的祖國》講述了普通人的七個故事,以連貫的劇情反映國家時代的巨變;《中國機長》講述一位機長力挽狂瀾、拯救生命的壯舉,讓所有人豎起了大拇指點贊;《烈火英雄》講述一位工作失意的消防員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保衛城市免受火光之災。

要是把這些電影如薯條一樣蘸上貿易摩擦的“番茄醬”,別有一番風味。在這樣的大變局下,沒有一個人能夠獨領風騷。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奇跡來源于中國千千萬萬的個體,每個個體執著生活的堅定信念,如榕樹般用一條條細小的垂根,扎根中國大地,無聲地講述著忠于祖國、忠于家庭、捍衛黨的領導的故事。

科幻電影的起伏——打開大門,覓得清泉

2019年剛開年,《流浪地球》引爆了電影市場。這是中國第一次把國產作家劉慈欣的知名科幻IP改編成了超級大片。這部電影的成功有很多原因,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科幻電影擺脫了“武俠片”“玄幻片”“穿越劇”的地心引力,真正用精確的事實依據和縝密的邏輯思維塑造了一部電影杰作。

有人說,《流浪地球》為中國科幻電影打開了一扇大門,而《上海堡壘》則把這扇門重新關上了。科幻電影是“科學+幻想+文學+影像”的生命共同體,任何一個元素的缺失都是致命的。科學常識是基礎,瑰麗幻想是創意,縝密故事是支撐,影像視覺是最終的投影儀。

同樣是知名網絡文學作家的改編作品,《上海堡壘》在票房和口碑方面雙雙跌落谷底,它用“堡壘淪陷”證明了電影不是資本用流量明星吸金的工具。

相反,引進的漫威大電影《復仇者聯盟4》則是轟動一時,鋼鐵俠之死賺足了一批漫威迷的眼淚。漫威值得我們學習,在制作震撼人心的特效前,還是要去完善IP的故事、洞察角色的人性。

值得慶幸的是,作為科幻電影的源頭,科幻作品已經得到了文學圈的重視。作為中國具有權威性和號召力的文學大獎,2019年第十八屆“百花文學獎”增設了“科幻文學獎”,從創意源頭為中國科幻電影助力,恰好印證了“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社會問題的直面——少年的你,是受益人嗎?

以《少年的你》《受益人》為代表的電影,真實地反映了校園霸凌、留守兒童、合伙騙保、直播少女等社會現象。校園霸凌除了肉體的欺凌以外,還有很多是精神凌辱和語言刺激,這是我們容易忽視的。比如歧視對方的家庭、歧視日常的穿著、歧視排名靠后學生的學習成績。有階層的地方就有“區隔”,嚴重的區隔則會造成霸凌,這種社會現象不是一個感人肺腑的電影就能解決的。

國際霸凌同樣是我們難以想象的。國際影片《何以為家》反映了敘利亞難民在黎巴嫩的生活,同樣是少年的你,卻是異國他鄉流浪的難民;同樣是少年的你,12歲了連名字都不會寫;同樣是少年的你,初潮后就要嫁為人妻。

《受益人》講述了掙扎在社會底層的直播女郎、網約車司機等社會“暗”階層的喜怒哀樂和陰謀詭計。曾經無瑕的少年,因為種種困境扭曲了自我,如果少年都能有尊嚴地生活,誰愿意對著鏡頭搔首弄姿地直播?如果少年都能夠通過教育改變命運,誰愿意起早貪黑去做網約車和代駕呢?必須意識到,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成為社會發展的受益人,幫助他們是我們共同的責任,這也是社會進步文明的標志。

動漫強勢崛起——哪吒雖痞,老少皆宜

動漫電影的票房輝煌向來只存在于日本電影市場,每年日本票房前10名電影有一半席位屬于動漫電影。而今年暑期上映的《哪吒》創造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奇跡,風靡大街小巷。這部動漫作品的奇跡源自于角色用行為對一句話做出了不同的闡釋——“人心里的成見是一座大山”。同樣一句話讓申公豹得以唆使龍族、挑撥離間、顛倒黑白、擾亂天下;同樣一句話促使李靖夫婦大失人心——光顧著袒護溺愛孩子、不重視孩子社會責任;同樣一句話讓哪吒和敖丙走出了先邪后正、愛國愛民的生命曲線。

哪吒用實際行動打破了他人視角下宿命論的自我實現,一個個小人物雖然沒有閱讀象牙塔里的理論,但是讀懂了社會大學這本書,也能夠開辟乘風破浪的人生航線,也能夠揭示命運返璞歸真的動態面貌,更能夠用微弱的星火照亮不朽的個體輝煌。

日本動漫電影《千與千尋》同時引入。如今看來,這部電影上映的意義已經不是上映本身的商業行為這么簡單,這背后是中國保護知識產權、打擊盜版、尊重創意勞動的實際行動,這也是中國成為文化創意產業大國的必經之路。

中國電影工業作為文化創意產業的龍頭,在2019年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是我們仍然面臨著許多發展困境,這不是立竿見影的事情。在擁抱變化、走向變革的新時代中,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國影人在未來將會貢獻更多優秀的作品,用中國電影照亮中國人的時代故事。

(作者就職于上海市教育委員會教研室)

捕鸟达人破解版 神算子精选资料网站 甘肃兰州快3走势图今天 黑桃棋牌网址是多少 手机棋牌捕鱼游戏价格 双彩论坛最大的 三分彩是什么 天赐材料股票股吧 下载大唐麻将手机下载 正规的炒股平台有哪 金牌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