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詩刊》2019年9月下半月刊|育邦:當春天來時,我們走到春天的反面

來源:《詩刊》2019年9月下半月刊 | 育邦  2019年12月23日07:58

晨起讀蘇軾

 

在時光的潰敗中

我們拈花,飲酒

在玉蘭花的花瓣上

你寫下詩句

有時,你也會寫一封信

與草木交談,用行草書寫我們的夢境

 

雪泥鴻爪,不確定的人生

接骨木的戰栗黃昏

你徘徊在蝶夢山丘中

月魄與海水,涌起相對論的秘密

 

溪流穿過生命的每一個時刻

風從海上來,帶來你自身的悖論

無處安心的居士,在他者的故土上

漂泊,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

 

看不見的客人曾經來過

而你,不得不向

這沉默的河山,歸還

借來的每一粒塵埃

 

你手持虎鳳蝶,被釘在十字架上

哦,納博科夫的虹膜里倒映著一個詩人的葬禮

在時間的灰燼中,我們共同舉杯

飲下朝云,最后一杯梅花酒

 

太 湖

 

湖水浩渺

獨享無遮的奧秘

蒼鷺,攜帶頭顱中的光

飛越水與火的三月

羽翼之謎,孤獨的疑問

高懸著湖神的眷顧

 

金色山丘,堆在月亮的夢中

贊美遲暮的春天

收割蘆葦的人走了

搬梯子的人,站在路燈下

眺望遠方的群山

也許,他會想起

一個人,或一朵花

 

當春天來時……

 

當春天來時,我們走到春天的反面。

在我的私人國度。在我的花園。

沒有陰影,欲望之樹繁茂,如海。

那座小廟清涼自在,尚不為人知。

我的花朵,玫瑰的彗星,在暴戾中燃燒。

看不見的果實掛在無淚的天空中,果核堅硬。

我的幽靈,我生命中的第三條岸,獨自留下,在春季的雪夜里。

在海棠的花冠中低語。

 

庭 院

 

蜜蜂,置身于羞怯的忍冬花蕊中

在寫詩

我們走過老鼠走過的小徑

尋找流失的鹽

柴火與谷物

 

庭院,悲憫潔凈

飄蕩著花朵的鬼魂

樹樁下的文化層已無從辨認

曾經的青春胴體已失去釉色

當我們閉上眼

就聽到行云流水的聲音

哦,只有微笑

才能叫沉默的世界

吐出骷髏般的秘密

 

余 溫

 

我們走了很久,

進到一所老房子里。

那里,漆黑一片。

有人顫顫巍巍地

 

點燃一支蠟燭。

我們中的一個,

迅速跑過去,

把它吹滅。

隨后,一陣陰風

吹過來。

當然,當然,

它也足以勝任。

 

我俯身過去,

用干裂的嘴唇,親吻

燭芯灰燼。

 

哦,血的余溫。

不存在的年份。

 

牧魚者

 

從童年的幽影中走來

我們穿過花朵飛舞的墓地

 

鼴鼠的洞穴里,我們竊竊私語

生怕驚醒那些死人的骸骨

 

燈枯時,海桐回到故鄉

領取屬于他自己的陌生榮耀

 

秋水時至,我們這些牧魚者

不再辨別牛馬,徑直奔向大海

捕鸟达人破解版 免费pc蛋蛋刷蛋器 中超联赛门票官网 天天爱海南麻将修改器 中特网一肖一码com 贵阳麻将捉鸡 中超官方地址 夹江二鬼有手机版么 股票是怎么涨跌的 网上棋牌游戏合法吗 内蒙古11选五复式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