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小說選刊》2020年第1期|楊少衡:投案經過(節選)

來源:《小說選刊》2020年第1期 | 楊少衡  2019年12月23日07:55

1

那幾位與周全民關系可稱鐵,否則不會爬上同一條賊船。當然這是比喻,或稱調侃。通常而言,由于關系比較堅硬,他們湊到一起不會出事,以往確實也從沒出過事。

本次意外說來是周全民自己找死。回家也就罷了,靜悄悄如小偷摸黑進屋了事,那就什么麻煩都沒有,但是他自己暴露了目標:張勁給他打電話表達想念,詢問領導近日身體可安康。他當即板起臉追查,質問怎么前腳進門,后腳電話到?難道張勁擅自秘密監控?張勁一聽,知道周全民潛回故里了,也不解釋究竟是監控得手,或者純屬隨機探問,只是笑呵呵請示領導有空否,聚一聚如何?周全民的追查本來就是開玩笑,因此未拒絕,只問跟哪幾個聚?張勁請他指定人選。周全民便點了王哲和吳太林兩個,然后交代兩大要點:“安靜,自備。”張勁表示明白。十幾分鐘后張的轎車開進小區,停到周全民寓所樓下,周全民乘電梯順樓而下,悄悄上車離開。

他們去了縣城北郊山間一處農家樂,那個點很安靜,符合周全民要求的第一要點。所謂“安靜”頗耐人尋味,不是指聲音小,是避人耳目。顯然他們的事小有意思,或涉嫌若干不宜,例如有礙婦女兒童觀瞻,需要格外防備。周全民兩位到達時,另兩人已經在那里恭候,肯定是接到電話立馬前來,有如消防隊員趕赴火警。相關物品當然也已自備妥當,那其實就是兩副撲克,他們稱“賭具”。該具農家樂通常都可提供,問題是那種地方的牌比較可疑,沾著各類油膩,暗藏眾多不明真相的指紋,摸起來容易影響情緒,周全民不喜歡,因此需要自備。以所備物品看,他們就是來打打牌,那般尋常,怎么還搞得如此神秘?

他們大約是下午四點到達,離晚飯還有兩小時,所謂“春宵一刻值千金”,此刻兩小時應當可比春宵,價值或不止千金。四人彼此很默契,周全民拍拍此肩,握握彼手,大家無不作榮幸狀,然后無須太多親切寒暄,各自坐下就進入戰斗。這個季節天氣已涼,山間空氣好,本無須開空調,但是他們還是開了,主要因為講究“安靜”,他們把窗戶關了,把窗簾也拉上,屋里便比較悶,需要上空調。

如果情況一直如此,那就平安無事,什么麻煩都不會有。不料轉眼生變。

那時候戰斗進行了近一個小時,恰當洗牌之際,王哲忽然抽空站起身離開牌桌,臉上作歉意狀,右手摸著口袋,推門要出去,被周全民一聲喝住。

“搞什么鬼?”他追問。

王哲舉手在嘴邊比個動作,表示沒搞鬼,只是想抽支煙。

“不行。”周全民斷然否決。

王哲抽煙,私下里自稱“吸毒”,癮頭巨大。四個人里,并非僅他抽煙,張勁也吸,其癮未必比王哲小,但是人家會忍耐,一直堅持戰斗,沒有多余動作。

周全民批評王哲關鍵時刻掉鏈子,妨礙戰斗。犯煙癮怎么啦?早聽說王哲戒煙,為什么至今毒癮依舊?是因為決心不夠,還是因為腐敗,人家送的煙不抽白不抽?這才戰斗多久就受不了?要是坐飛機乘高鐵,那怎么辦?

王哲感嘆領導批評得對,他最怕坐飛機,有如受刑。下飛機沖出機場大廳,第一件事就是到外頭找人借火抽煙,否則真是想去上吊。相比起來坐高鐵要好一點,哪怕得四五個小時,人家不沒收火柴。盡管車上不能抽,趁著火車停靠站點上下客時,跑到車外摸煙點火狠抽一口,也好比溺水斷氣急救。沒辦法,領導不抽煙,不知道煙民多痛苦,既要給國家交稅,還得花錢給自己下毒。

周全民讓王哲別裝可憐,沒用,再怎么痛苦,不得為害大局,忍著吧。還有一條王哲切記:千萬不能腐敗。否則到時候給叫進去,問都不要問,禁煙兩小時就夠了,看他不一五一十坦白。

周全民禁止王哲過煙癮,哪怕如高鐵停車那般只是狠吸一口,這就好比禁止憋著滿膀胱尿液的人如廁,不說慘無人道,至少不太溫馨。周全民又不是不知道王哲抽煙,既然欽點他上場,為什么不能通融一點?原來那天周全民有情緒,遷怒,所以比往常野蠻。周全民不快活的原因是戰斗進行得不太理想。所謂“不太理想”并不是說他輸了,只是未能暢贏,他喜歡贏得痛快。周全民雖然勇于戰斗,牌技卻稱不上太好,跟他打牌有兩大要點,一是必須讓他贏,二是不能讓得叫他察覺。第一個要點不新鮮,讓領導贏是一大基本原則。早幾年就有一些賄賂者走牌桌輸錢路線,讓領導像是牌技高超來錢,而不是收賄受賄,拿起來比較順手。要是不讓領導贏反要贏領導,人家怎么拿?有一類領導好伺候,贏錢就行,不計較怎么來的。周全民不一樣,為人比較較真,自認為水平高,恥于作假,不打則已,一打不能只讓他贏,還得讓他覺得自己是真贏才行。偏偏那個農家樂的朝向似有問題,周全民總是抓一把臭牌,手氣不佳。即便抓好了,也總讓他自己打得一塌糊涂,明擺的狀態不好。這種情況下,要讓他感覺贏得正常,大家就得表現得更為失常,同時還不能手腳太粗讓他察覺,這不太容易。盡管彼此早有默契,張勁等三位于本次戰斗中勉為其難,周全民本人還是感覺不滿。他批評王哲表現最差,出一張牌臭得要死,再出一張更臭。因此該受處罰。

領導一錘定音。如果他的禁毒處罰能夠嚴肅到底,當天也會平安無事,波瀾不驚,卻不料張勁出來幫了倒忙。

他貌似沿著周全民的路線開展批評,卻把王哲的錯誤歸結為影響周全民水平的正常發揮,直言今天王哲的牌臭,領導發揮也不好,雖然還是贏了,與以往相比卻不在一個檔次上。怎么會這樣?領導沒有煙癮,心里卻一定有個什么放不下。

周全民立時警惕,緊盯著張勁:“看起來真是搞了秘密監控。”

“到處都在傳說。領導那邊大手筆,做個什么河灣?”

周全民馬上擺手,禁止談論。此刻只講戰斗,不談其他。他指著大家下令:“張勁提到的這件事,如果有誰找到你們,只要回答一句:周全民特別交代過,一律免談。”

張勁趕緊聲明,并沒有誰請托他講事,今天相聚僅屬老部下想念,知道領導是全民所有制,執政為民不容易,幫助放松放松,如此而已。

“這個態度正確。”周全民說。

張勁肯定稱,領導認為正確就是正確。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周領導說的都是正確的,做的也都是正確的。不容置疑。

“我有這么自以為是嗎?”周全民問。

“自以為是是因為水平高。”

“這話我愛聽。”周全民問,“只能算拍馬屁吧?”

張勁承認算是,領導視同馬匹。

周全民發笑:“繞著彎罵人呢。”

這一笑好了,表情趨向平和,感覺也松弛下來,而后便可以通融,不再慘無人道。王哲被當堂特赦,恩準吸毒。

“可以掏打火機。”周全民指示。

王哲把手中牌往桌上一扣就掏口袋,站起身打算出去。

“站住。”周全民眼睛一瞪,“干什么?”

“不是同意了?”

“坐下,繼續。”

原來領導批準他抽煙,但是不批準離開。戰斗還在進行,一鼓作氣之后,還需再接再厲,由小勝轉大勝,不能中途停頓,致氣勢中斷形勢逆轉。但是煙癮問題不解決也會影響戰斗情緒,因此得讓人家抽,邊打邊抽。

王哲自己感覺不安:“讓領導也受污染,不好吧?”

周全民問:“我罰你排污費了嗎?”

他還真是不能出此政策,自己叫來的煙鬼,自己總得包容點。其實他要是誓不手軟倒好,他一松口,不一會兒農家樂里便烏煙瘴氣,大家有感覺了。

“去把窗子打開,透透氣。”周全民下令。

張勁有點猶豫,開窗子呼吸新鮮空氣固然好,卻有可能暴露隱私。下屬諸位沒關系,哪怕桌上鈔票堆得人頭高,大家脫光了走貓步,再怎么婦女兒童不宜也不要緊。問題是涉及領導隱私,不惜公然暴露嗎?

周全民問:“你這個農家樂不安靜?”

張勁表示安靜肯定沒問題,這里相對偏僻,主人很可靠,他親自踩過點。

周全民點頭:“那好。打開。”

于是大窗洞開。山野間的新鮮空氣撲窗而入,沁人心脾,一時皆大歡喜。

不料就出了事。

十天之后,有一封信寄到周全民辦公室,信封上標有“周全民書記親啟”字樣。周全民剪開信封,里邊有一張照片掉了出來,是農家樂戰斗留影。

……

捕鸟达人破解版 温州麻将打法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 买马网站今晚开什么马 股票大盘几点开始 幸运赛车爱彩人彩票网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求好玩的棋牌游戏 贵州快3计划 期期规律三肖 白城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