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文獻·文本·文字:中西古典學研究的路徑與方法

來源:澎湃新聞 | 李小青 董家寧  2019年12月23日08:41

12月13日-15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及馮其庸學術館共同舉辦的“文獻·文本·文字:中西古典學研究的路徑與方法”學術研討會在無錫馮其庸學術館召開。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中山大學、上海大學、北京服裝學院、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西安碑林博物館等多所高等院校及科研機構的三十多位學者出席了會議。在開幕式上,國學院常務副院長烏云畢力格介紹會議宗旨時說,“大國學”是馮其庸先生留給我們的重要的國學思想遺產,在大國學理念下,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矢志于傳統國學和西域史地的教學與研究,積累了很多經驗。為了推動“國學”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學院還借鑒古典學研究的理論與方法,探討中國歷史文化。本次會議,充分體現了馮其庸先生所倡導的大國學研究思路,同時又有新拓展,嘗試在中西古典學的對話中進一步推進多學科的融合深度,拓寬國學研究的學術視野,提升國學研究水平。

開幕式現場

與會學者主要來自文史哲三大不同領域,圍繞著“中國古典學研究的路徑與方法”這一具有包容性與思想性的的議題,結合最新文獻材料和研究成果,對中西古典學研究的路徑與方法進行了跨學科、跨領域的深度對話。

本次會議共分七場。前兩場為青年學者論壇。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的共七位博士發表了自己的論文,論文議題涉及《史記》等傳統典籍、六朝文學作品同時還涉及到梵語語法等內容,展現出青年學者扎實的功力與廣闊的視野,與會各領域的學者對于七位博士的論文進行了深入點評。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一向重視對于年輕學者的培養,也希望利用各種機會為校內外甚至國內外青年學者提供交流的平臺,本次青年論壇就是為了促進新老學者互相交流而特別創設的環節。

次日,共舉行了五場學術討論。與會學者針對古代民族語言、宗教美術、歷史地理、古代文學、古代漢語、傳世文獻與出土文獻等學術主題進行了發言。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烏云畢力格的開場發言,梳理了蒙古語“Qotong(豁通)”一詞的歷史含義及變遷,烏云畢力格指出,在現代蒙古語里,Qotong(豁通)一詞指回族。但是,該詞的詞源和詞義并不明確。在考察蒙古與西域歷史關系的基礎上,他通過梳理13-18世紀蒙古文、托忒文、滿文和漢文文獻與檔案文書相關記載,利用語文學研究方法考察出“豁通”一詞是蒙古語Qoton(“豁團”)的變化形式,“豁團”意為“城子”。衛拉特蒙古人以”豁通”泛指天山南路綠洲各城的突厥語族穆斯林群體,意即居住在城里的人們。清朝對穆斯林群體的稱呼則沿襲元明舊稱“回回”、“回子”,滿語音譯而用之。18世紀后半葉,在陜甘回民暴動期間,清廷下令內蒙古伊克昭盟蒙古應對回民暴動,文中以“回子”“回回”稱陜甘回民,蒙古人則用指回疆維吾爾等穆斯林的稱呼”豁通”轉指陜甘回民,從此“豁通”成為回族的專門稱呼,而不再指回疆突厥語族人群?!盎硗ā泵Q的演變反映了明清時期內地和西域關系以及該時期民族關系與文化交流的情況。

烏云畢力格在文章中所利用的語文學、文獻學和歷史學的研究方法,是與會學者一致認同的古典學研究應該采取的路徑,而他所涉及的蒙古文、托忒文、滿文和漢文文獻,也引起與會學者的熱烈討論,“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材料”,歷史的真實必須建立在材料的貫通上,除了漢文史料,民族語史料的重要性也應該受到學者們的重視,加強第二學術語言的學習與訓練將更加有利于中國學術研究的深化與世界化。

與烏云畢力格的發言相呼應,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的巴哈提·依加漢對于中亞與清朝之間的察合臺文書流通情況作了詳細分析。他說,隨著清代檔案的逐步開放,一批有關十八至十九世紀“西域”與清朝關系史的非漢文文獻得以發現,其中包括哈薩克、浩罕甚至卡拉卡爾帕克等中亞突厥語族群及其政權與清朝之間用察合臺文寫成的書信和公文。從文獻學的角度來講,這些歷史文獻具有澄清史實、填補歷史空白的獨特價值。毋庸置疑,這些文獻乃是研究中亞突厥語言歷史和文獻制度史的重要史料;它們也從各個方面生動地呈現了這些中亞族群及其政權與清朝交往的緣由和期望;這些文獻及其相關史料中承載了大量傳統史籍中不曾提及的有關中亞與清朝關系的故事。同時,從地方衙門到朝廷都曾用察合臺文書寫公文的史實說明:乾嘉時期清朝所奉行的包容性語言政策具有相當的深度和廣度。盡管清朝利用察合臺文與清屬回疆及浩罕、哈薩克等中亞諸族來往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且這一過程受到過諸如邊境政策及民族遷徙等因素的影響,但需指出:因為有清朝的有意經營,察合臺文不僅成為清朝在回疆六城之地傳達其統治意志的有力工具,它也成為清朝與中亞其他突厥語族及其政權溝通的重要媒介手段。

對于新發現材料的敏感性是與會學者的共識,針對華建光在發言中所分析的《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中所收錄的《詩經》材料,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吳洋專門寫作了文章討論。吳洋在發言中指出,剛剛出版的《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包括了《詩經》六國風詩中的全部或部分詩篇,其中保留有大量的異文和一些前所未見的“逸句”,這些對于《詩經》研究意義非凡。他通過分析《葛覃》、《螽斯》、《漢廣》、《騶虞》、《碩鼠》等五首詩,指出“安大簡《詩經》”為今傳本《毛詩》的文本和傳統解釋提供了版本依據,這包括“歸寧父母”、“螽斯羽”、“不可休息”、“騶虞”、“碩鼠”等詩句。他還認為《碩鼠》的重文符號為理解《毛詩》與三家詩的詩句差異提供了線索,而《騶虞》一詩的“逸章”很可能保留了原始《詩經》的面貌,為重新認識“逸詩”提供了重要的參考資料。

出土文獻對于學術研究的促進作用是不容置疑的,然而某些求新求快的風氣使得出土文獻的研究不夠充分,未解決的舊聞題經常被剛發現的新材料所掩蓋,為了充分發揮出土文獻的作用,來自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的楊小亮在本次會議中討論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發現的睡虎地秦人家書中遺留下來的問題,而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的張明東則對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在山東長清仙人臺五號墓出土的邿子姜首盤重新做了研究,他指出長清仙人臺五號墓出土的邿子姜首盤是邿子姜首以她和丈夫邿公典的名義鑄造的銅器。邿子姜首是女子稱謂,邿是夫國名,子是一種身份的體現,姜是姓,首為名,從銘文特征及墓葬習俗看姜首應是齊女,夫妻共同作器而女子在前的情況相當罕見,可能與《春秋》記載的邿國內亂歷史有關。鑄器時,邿公典可能不在長清邿國,此后也未能返回。從仙人臺墓地也可以看到,邿子姜首單獨葬在邿國公墓,未能與邿公典合葬。邿子姜首或許是邿國成為齊國附庸后的實際主政者。邿子姜首盤對于研究當時齊國與周邊小國的歷史有著重要意義。

在重新發現和評估傳世文獻方面,本次會議也新見迭出。來自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的陳偉文對于《詩經》學上一部重要著作《毛詩草木鳥獸蟲魚書》進行了深入討論,他指出宋代以來主流學者皆認為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著述時代是三國吳時,但宋代的陳振孫即曾指出宋代流傳的陸璣書引用了晉代郭璞的《爾雅注》,通過仔細考證,陳偉文發現不僅宋代流傳的陸璣書征引郭璞注,而且唐代、南北朝所流傳的陸璣書也都征引了郭璞注。此外,陸璣書還常常對郭璞注作補正,可見陸璣書的著述時代不可能是三國吳時,而應是東晉中期以后。從陸璣書中提及當時“官園”所種之柜樹(木蜜)是從江南來者,可知官園必在北方,因而陸璣書當撰于北方政權。陸璣書提及的北方地域,征引的北方方言,遠多于南方,也可相印證。陸璣書提及“恒農郡”可能是北魏避拓跋弘諱更改后的地名,因此,陳偉文推測陸璣書的著述時代可能是北魏。

來自陜西碑林博物館的王慶衛則對西安碑林所藏梵語陀羅尼經幢進行了重新研究,他指出該經幢一直以來被認為是中國和尼泊爾文化交流的象征,故多命名為“中尼合文陀羅尼真言經幢”。他通過對經幢刊刻內容的分析,以為當稱作“梵文真言陀羅尼經幢”,該經幢在唐建中二年(781)刻立于大興善寺,其性質和尼泊爾沒有關聯,而應該與不空碑同屬于不空三藏卒后的禮儀性紀念碑。后來隨著會昌法難和唐王朝的滅亡,到了北宋初不空碑輾轉入藏西安文廟,而經幢則移到了韓建修筑的開元寺內,直至千年之后二者才在西安碑林博物館重新團聚。

與對于文獻的具體考訂不同,來自中國社科院的劉明在發言中結合自己的治學經驗,針對傳統的古典文獻學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學科的困境和危機提出自己的想法。他認為,應從話語體系和敘述視角兩方面,重新審視傳統文獻學的研究范式和學術理念。以漢魏六朝別集中的陶弘景集為例,他認為應該借鑒西方書籍史的理念,將別集的生成和傳播釐分為作者、制作者、讀者和文本的層累性四個界面。他希望以堅實的文獻工作為基礎,運用書籍史和閱讀史的方法繼續開展唐前別集的研究,期待對于該時段的文學史料學或集部文獻學建設有所助益。

劉明的發言引起與會學者的熱烈討論,大家針對中西古典文獻學的現狀、方法論意義乃至走向都表達了各自的觀點。來自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郭志松(Asaf Goldschmidt)則從漢學家的角度對于古典文獻的處境進行了另一個層面的討論。郭志松以醫學名著《傷寒論》為例指出,公元11世紀,北宋政府主持刊刻并且發行了一批醫學圖書,在這些圖書中包含有不少具有數百年以上歷史的傳統醫學典籍。這些歷史悠久的傳統醫學典籍,在當時醫生的醫學知識系統中已經非常生僻。盡管這些典籍的名字耳熟能詳也經常被提及,但是我們可以非常確定地說,當時的醫生們并沒有讀過它們。這就像中世紀的歐洲,人們熟悉古希臘的知識,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接觸或者閱讀它們。這些新刊刻的醫學典籍進入地方,傳播越來越廣,同時還被列入新建立的醫學教育體系的課程當中,在當時中國創造出一個嶄新的醫學環境。宋代的醫生們不得不應付這種古老而受人尊敬的醫學知識和訣竅,這些知識大體上不符合或不完全符合當時的醫學認知。而宋代的醫生們如何應對重新進入宋代醫療系統的古代典籍,如《傷寒論》,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玩味的問題,郭志松的發言就揭示宋代醫生如何將《傷寒論》中所記錄的臨床經驗運用到當時的醫學實踐中,同時又是如何通過文獻訓釋將當時的醫學知識與《傷寒論》中的描述相互結合。這是歷史情境中的古典文獻學的一次經歷,與現實情況下古典文獻學的討論交相輝映,引人深思。

本次會議還針對歷史地理和宗教美術展開了專門討論。中國人民大學的特爾巴依爾考察了準格爾時期阿爾泰烏梁海游牧地,他指出阿爾泰烏梁海人經歷數次遷徙,部眾離散眾多;與此同時,有不少額魯特人、圖瓦人、特楞格特人、吉爾吉斯人和哈薩克人被安置其中;中國人民大學的劉新光則考察了魏晉迄隋唐文獻中有關“實中”與“實中”城的記載,檢討過往對“實中”城本義的分析,認為“實中”城邑形態應指內高外低,城中平實,小而堅固的城池,使用時間起魏晉迄隋唐。他認為,鑒于史料有限且該詞具有較強時代屬性,若無考古或其他資料支撐,應以相對保守的態度,從“實中”詞義本身出發來探究其作為城邑的原來形態,切忌望文生義,亦需避免過度解讀。

來自北京服裝學院美術學院的魏麗則對中世紀東西方宗教繪畫的繪制方法進行了比較研究,她以敦煌北朝時期的千佛像和說法圖佛像為觀察對象,對畫工在繪壁之前所使用的不同形式、不同作用的輔助線痕跡進行了復原和歸類,還原出畫工繪制佛像時所使用的比例格的基本形式,并以此推測古代畫工如何借助輔助線來完成標準格式的佛像繪制,還原出敦煌藝術背后的系統、合理的工作方法和行之有效的組織結構,展現出敦煌藝術成果背后的內在規律和成因。相較于敦煌,魏麗又進一步對比了巴爾干半島特別是希臘在中世紀拜占庭基督教壁畫藝術創作中所使用的比例格,來探討敦煌壁畫中比例格的特點與大致來源,通過對比東西方工匠們在比例格具體使用方法上的差別,進一步拓展了對古代東西方之間文化交流的理解深度。

本次會議,不同專業和領域的學者們圍繞“文獻、文本、文字”,就中西古典學研究進行了充分的互動交流和討論,精彩紛呈,亦不乏激烈交鋒。來自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的劉明認為,傳統的古典文獻學一定程度上存在學科的困境和危機,如何創新研究方法和拓展研究邊界,是目前文獻學界比較關注的問題之一,借助本次會議大家可以進行跨語種、跨民族、跨學科、跨文化的比較與交流,這對于中國傳統學術研究的推進很具啟發意義。

會議結束時,烏云畢力格院長總結道,這次會議為古典學研究的方法和走向提供了一次寶貴的討論機會,來自各個專業領域的學者們都從他人的研究中獲得教益,而大家所認可的語言學、文獻學方法,將為今后的學術研究奠定堅實的基礎,我們將努力為中國古典學的進步以及中西古典學的對話與交流做出貢獻。他表示,希望明年能在無錫再舉盛會,繼續圍繞“文獻、文本、文字”,探討古典學視角下國學研究的方法和進路。

捕鸟达人破解版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 前三组选 山西天星麻将 原油期货交易技巧 辉煌棋牌哪里下载 东北麻将 江西多乐彩怎么玩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九游棋牌客服 股票短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