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馮牧與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

來源:文藝報 | 張炯  2019年12月23日07:56

1993年11月18日,在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第八屆學術年會上,馮牧、荒煤、張炯為優秀成果表彰獎獲得者頒獎

今年是馮牧同志誕辰100周年,也是他擔任首屆會長歷15年之久的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成立40周年。緬懷他為創立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所做的勞績和貢獻,我們作為后繼者,寫這篇文章,既是為了紀念他,也是為了激勵自己和后來者。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成立于1979年8月,籌備于同年4月。它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也是第四屆全國文代會后成立的第一批群眾性的學術團體。當代文學作為獨立的學科,也是從那時確立的。1979年4月在上海有45所高校講授當代文學的教師參加的學術研討會上,南京大學的董健、北京師范大學的郭志剛、南開大學的藺羨璧、中央民族大學的吳重陽等與會者建議成立當代文學研究會,得到當時參加會議的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負責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工作的陳荒煤同志的支持,荒煤并建議這個學會由馮牧同志來擔任會長。我當時被推舉為研究會的籌備組組長,回到北京,立即去找馮牧同志,他欣然答應。那時,馮牧同志既是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又是《文藝報》主編和著名的文學評論家、散文家,還是華中師范大學編寫《中國當代文學史》的顧問,由他來擔任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再合適不過。所以,同年8月在長春有126所高校和研究機構的教師和研究人員參加的當代文學研討會便正式選舉馮牧同志為會長,公木、胡采、韋君宜、秦牧、朱寨為副會長。常務理事會讓我兼任副會長和秘書長,并成立秘書處來主持日常工作。這樣,我有15年之久,都在馮牧同志的直接領導下開展研究會的各項工作。幾乎每兩周我都要到他家里匯報和請示。從他那里受到很多教益。

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成立之初,既沒有場所,也沒有經費,馮牧同志指示我要充分發動中年的常務理事一起工作,多走群眾路線。還指示我要抓好學術交流,想辦法創辦學術刊物,開好全國性的學術研討會。他十分贊成聘請茅盾、周揚、林默涵、丁玲、陳荒煤、賀敬之、沙汀等老同志為顧問,要我們努力爭取他們的支持和幫助。當時研究會秘書處還有楊匡漢、邾瑢、陸一帆、吳重陽、陸士清、吳野、季成家等常務理事兼任副秘書長,常務理事謝冕、郭志剛也分擔一些工作。這樣,我們便有一個在馮牧同志領導下的比較充實的日常工作班子。

馮牧同志十分重視開好全國性的小說研討會,贊成研究會每兩年至少開一次,再開些小型的研討會。他親自參加在昆明召開的研究會成立后的首次全國性研討會,在會上做了學術報告和會議的總結發言。那次會議有300多人參加,他和朱寨同志還請了中國作協副主席馮至、著名評論家黃秋耘、藍翎,還指示我請幾個當時的青年作家,如程樹臻、葉辛、張抗抗等,云南的著名作家楊蘇、蘇策、彭荊風、周良沛、曉雪、張昆華等都參加了會議。所以,那次會議影響很大。1982年在南京舉行大型研討會,馮牧同志因工作難以離京,他特請荒煤同志去做了報告。還指示中國作協創研部的顧驤、《文藝報》的劉錫誠、閻綱同志與會,就現代主義問題展開討論。1984年他參加在呼和浩特舉辦的學術年會,不但做了學術報告,還親自為獲得當代文學研究優秀成果獎的獲獎者頒了獎。這也是在他贊同下第一次為我國文學評論和研究界設立獎項??傊?,他十分重視全國性的學術研討會,通過學術交流,他多就具有導向性的問題發表自己的意見。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在上世紀80年代先后創辦了6份學術刊物,即《中國當代文學研究叢刊》、《詩探索》季刊、《作品與爭鳴》月刊、《評論選刊》、《中國熱點文學》月刊和《當代文學研究資料與信息》內刊。每個編輯部的組成人員和編委,如由謝冕、丁力、楊匡漢任《詩探索》正副主編,由閻綱、劉錫誠任《評論選刊》和后來的《中國熱點文學》主編,由衛建林任《作品與爭鳴》編輯部的核心組長,《中國當代文學研究叢刊》除由我和郭志剛、張鐘、謝冕、邾瑢、吳重陽等為編委,還請白燁擔任責任編輯等,都是請示馮牧同志后商定的,體現了他重視發動中年同志多做工作的精神。馮牧同志還跟荒煤同志一起大力推進中國當代文學史的編寫工作。當時高校有3套《中國當代文學史》教材在編寫,他擔任華中師范大學王慶生校長主編的那套編寫的顧問,而荒煤則擔任北京師范大學郭志剛教授牽頭的11所院校教師合作的編寫顧問。還有一套是復旦大學陸士清教授牽頭的20多所院校教師編寫的。當時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讓我也開始這方面的編寫工作。馮牧同志便不止一次帶我去參加華中師大的編寫討論會。在會上,他總要做長篇發言,就編寫中遇到的各種問題,闡述自己的指導性意見。他的發言總是思路清晰,觀點鮮明,論證嚴密,實事求是,給我后來主編《中國當代文學史》三卷,也提供了難得的啟示。

由于財務困難,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成立之初,民政部通過中國社科院每年只給2000元經費,可謂舉步維艱。馮牧同志總鼓勵我們要多方想辦法,后來辦多份刊物,我們都努力爭取出版社的支持,如《當代文學研究叢刊》通過白燁同志爭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的支持,《詩探索》季刊爭取四川人民出版社社長李致同志的支持,《作品與爭鳴》先后爭取天津百花出版社和文化藝術出版社的支持,《評論選刊》由主編閻綱爭取時任河北省委副書記的高占祥同志的支持,批給專用經費等等。馮牧同志還贊同我們開發學術智力,依靠高校老師先后創辦了當代文學函授中心和中國文學函授大學以及舉辦研究生班、暑期教師講習班等,收取少量學費,以解決研究會開展各項活動和辦刊的困難,同時又能培養大量人才。這些機構先后培養學員超過3萬人。馮牧同志也親自去講過課,還請了曹禺、荒煤、姚雪垠、孫峻青、劉紹棠等著名作家來講課。當代文學研究會的二級學會——女性文學委員會先后在國內外召開過十多次研討會。多次為女性文學研究者和女作家頒過獎。所以,在馮牧同志擔任會長期間,區區研究會竟能夠開展許多活動,為我國當代文學研究的開展,做出扎扎實實的貢獻。

80年代初曾在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負責過一段時間工作的荒煤,在延安時期于何其芳之后擔任過魯藝文學系主任,與畢業后留在魯藝工作的馮牧有師生和同事之誼。1982年荒煤恢復國家文化部副部長的職務并到中國文聯兼任過黨組書記,作為研究會的顧問,他也十分關心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的工作,只要有可能,他總是抽空跟馮牧同志一起參加我們舉辦的全國性學術研討會。他們在大會的主旨發言,自然都受到與會學者的重視,對進一步擴展當代文學的研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上世紀90年代,我負責主持中國社科院文學所的工作,有一次我到馮牧同志在木樨地的家里向他請示研究會的工作,他說,他剛與荒煤去大連參加活動回來。他還說,荒煤比他年長,可身體比他好。他近來總覺得容易疲勞。過兩個星期,我又到他家,談了工作后,他說近來他一直發低燒,不知是什么原因。我說,那你得到醫院好好查一下。他說,是得好好查一查。后來我打電話,才知道他已住進虎坊橋的友誼醫院。我趕到醫院去看望他,并代表研究會的同仁向他問候。見他已經滿臉病容。他告訴我,醫院已查實他得了白血病。我一聽,如五雷轟頂,作聲不得。我知道,這種病在當時只有直系親屬的血髓可以治,可馮牧同志沒有直系親屬,他惟一的弟弟也已去世。我只好勸他好好養病,現在醫療條件好,醫院總有辦法的。沒有想到,這竟是我最后見他的一面。他病逝后的次年,荒煤也得了淋巴癌去世了。他們都是我的師長,又都是我的老領導,他們的離世,使我國文壇和評論界隕落了耀目的雙星,損失實在太大了!

馮牧同志去世后,朱寨同志繼任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我繼任第三任會長,現在白燁同志已是第四任會長了。我們都難忘馮牧同志為研究會開創的基業,難忘他為發展我國當代文學研究事業所付出的辛勞和心血。第一屆擔任副會長的一批老同志已經都去世了。后來擔任副會長的顧驤、潘旭瀾、吳重陽和發起成立研究會的董健、馬德俊也都去世了。好在擔任過副會長的劉錫誠、閻綱、謝冕、楊匡漢、邾瑢、吳思敬等同志雖已進入耄耋之年但還健在。長江后浪推前浪,我們相信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新的領導班子一定能夠更好地繼承和發揚馮牧同志所開創的事業,團結更廣泛的同仁,把我國當代文學研究推向新的高峰。馮牧同志,請安息吧!你對我國當代文學研究的貢獻,一定會像你留下的9卷文集一樣,永遠被后人所緬懷、所銘記!

捕鸟达人破解版 辽宁35选七开奖直播 神来棋牌官方客服 最新街机捕鱼游戏下载 江西多乐彩登陆 车联网是传销吗 那个棋牌网站信誉好 股票行情图 兴动哈尔滨麻将安卓版3010 精准一尾中特怎么区别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