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勇于思考的多產作家 ——評《我們曾經這樣走過——歐陽逸冰戲劇評論及劇作選》

來源:文藝報 | 鐘藝兵  2019年12月23日08:56

歐陽逸冰是我國當代成就卓著的兒童戲劇作家,同時又是戲劇評論家和動畫藝術家。新時期以來,他已有21部戲劇作品先后上演于中國兒童藝術劇院、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中央實驗話劇院(國話前身之一)、北京兒童藝術劇院、遼寧兒童藝術劇院等12家劇院團。其中,《會粘知了的老師》《閃爍吧,繁星》《和月亮交談的六個晚上》《我的童年在黑土地》《長城有個黑小子》《紅蜻蜓》《這里將是別墅》《享受艱難》以及話劇《周君恩來》《我認識的鬼子兵》等獲得省部級以上獎項。

我認識逸冰同志的劇作,遠比認識他本人早。1998年至2003年,《享受艱難》先后由上海的中福會兒藝和中國兒藝公演。其中,僅中國兒藝一家就上演了161場。那時,我很少看兒童劇。可是“享受艱難”這四個字,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我想,這是一個多么新鮮而又可貴的命題。這位編劇真是與眾不同。一打聽才知道,此人就是中國兒藝的新任院長。至今,我雖然沒有看過這個戲的演出,但我仔細閱讀過這個戲的劇本。我認為,這在逸冰同志的兒童劇中,是一個代表作。后來,我看的兒童劇多了,經常參加研討會,才有緣認識了逸冰同志,并逐漸成為熟識的朋友。回想起來,這些年與他的交往主要是在研討會上。每當開會,有他出席,總會帶來一片活躍的氣氛。他是公認的“演說家”,從來都是即興發言而又條理清晰,繪聲繪色,褒貶得當,新意頻出。

逸冰同志不止寫兒童劇、話劇,60集電視劇《東周列國》(3人合寫)、26集電視劇《爸爸媽媽是老外》、大型動畫片《小卓瑪》(獨自編劇)、《小鯉魚歷險記》(總編劇)以及歌劇《護花神》、音樂劇《香格里拉》等劇作,均是出自他的筆下。至于藝術評論文章,凡是話劇、兒童劇、戲曲、歌劇、音樂劇、舞劇、舞蹈、滑稽戲以及導、表演藝術,他均有所涉獵。總之,逸冰同志是一位關注現實,矚目未來,勇于思考,不斷創新的多產作家。

此前,逸冰同志曾出過兩本書。一本是1994年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的《歐陽逸冰劇作選》,收入7部劇本及兩篇論文;另一本是2012年由語文出版社出版的《歐陽逸冰藝術評論集:戲劇與動畫》,收入文藝評論48篇。這次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新書《我們曾經這樣走過——歐陽逸冰戲劇評論及劇作選》,共收入戲劇評論70余篇,劇本5部。這是他藝術創作道路上的又一座里程碑。

關于這本書,我只說幾點突出的印象。在《我們曾經這樣走過——談話劇〈紅旗渠〉》一文中,逸冰同志面對這部贊美產生于“三面紅旗”時期的紅旗渠水利工程的劇作,并沒有因為時代背景而將其貶損,恰恰相反,卻勇敢地贊揚了它“凝聚的是人民的愿望和人民的拼死的奮斗”。理由很簡單:此渠未建之前,當地老百姓一生只洗三回臉:出生、結婚、死亡。這是何等悲苦而又無奈的生存環境。因此,才有了這一偉大工程,55萬人自帶工具和干糧,拉著大車,推著小車上工地;用時10年,削平山頭1250個,架設渡槽152座,鑿通隧道211條,挖砌土石1515萬方,建成渠長70.6公里,重傷256人,犧牲189人。真可謂為子孫萬代造福,驚天地,泣鬼神!盡管是60年前的往事,盡管還有不同的評價和爭論,但是劇作家有自己的判斷,就敢于將它入戲。為此,逸冰同志認為這部話劇“思辨審慎,雕鑿犀利”,并得出了一個結論:“杰出的劇作家、藝術家必須具有思想家的目光。”在劇評《向中國戲曲美學的一次致敬之舉——看話劇〈徽商傳奇〉》中,逸冰同志評的是話劇,重點闡釋的卻是這部話劇向中國戲曲學習的經驗。這不是一句空話,他對這戲評得很細,很有見地,認為,“‘船’成了全劇意境之‘象’。”在表現男女主角的愛情時,既是話劇的表演,又是戲曲生、旦演員的表演,并運用歌隊民謠伴唱:“兩片磨兒天生就,分不出彼此薄與厚……”這種借鑒戲曲手法的強化與烘托,是應該予以肯定的。還有一篇《李寶群現實主義戲劇創作中的三個臺階》,是逸冰同志長期跟蹤研究李寶群話劇創作實踐的成果。他將話劇《父親》《矸子山的男人女人》《長夜》比喻為李寶群創作的“三個躍升臺階”。在一一剖析三個戲的共同優長和個別遺憾之后,明確地認為“《長夜》是李寶群現實主義戲劇創作的制高點”。這種朋友之間推心置腹的學術切磋,是相當動人的。

該書收入了5個劇本,其中,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讓我們看到了黔西北山區一群留守兒童的生存現狀:貧窮、閉塞、孤獨、失愛,終年見不到父母,加之不法者乘虛而入,設置陷阱……劇作的追求很明顯,是要把一片片“粉色的云”——人間大愛,引向那些被遺忘的角落。讀這個劇本,我格外地激動,因為它讓我想起三年前,我曾踏上過那片寂寞的土地,在已經謝了花的“三百里杜鵑”樹叢里,也曾見過那些忽閃著大眼睛的放羊的孩子……

為什么逸冰同志能夠寫出這么多反映當前現實生活的優秀兒童劇?我認為他有很多優勢。一是他心中有大愛。他之所以癡迷于兒童戲劇創作,是因為他愛兒童,在他們身上,發現了許多人類情感中最純潔最美好的東西;他已77歲,依然自費深入到貴州山地,爬坡下谷,訪問一個個散居的留守兒童,和他們的家長傾心交談。二是他曾長期從事教育工作,熟知少年兒童的年齡特征,思維方式,寫來得心應手。三是他在劇院擔任編劇25年,其中,最后5年擔任中國兒藝院長,深諳兒童戲劇創作的規律、兒童劇導表演藝術的特征、劇目生產的流程,以及種種可能出現的偏差。四是勤奮,讀書多,勤于思考,研究問題不怕吃苦,樂于尋找不同的思維角度和方式。五是他在創作與評論間“兩面作戰”,懂得創作的底里,評論別人的作品便不會粗暴,也較少隔靴搔癢;而評論他人的作品多了,眼界開闊了,更有益于自己的創作。

值得關注的是,逸冰同志近些年來,側重于戲劇評論,其辨析、思維、表達、視角、引證……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贊賞。我們期待他在戲劇評論領域有更多的建樹。但是,就我個人而言,仍盼望他能繼續發揮優勢,多寫一些兒童劇。

捕鸟达人破解版 2019年精准五尾中特 股票跟跌不跟涨 长沙麻将实战技巧100例 股票平台交易 在家网上兼职 广西体彩11选5官网 财神论坛免费一肖中 豪利棋牌的二维码图案 福彩15选5走势图 星悦内蒙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