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見字如面》《一本好書》總導演關正文現身廣州“放狠話”: 關正文:只刷抖音不讀書的年輕人沒救了!

來源:羊城晚報 | 龔衛鋒  2019年12月26日06:50

10期節目,呈現10部經典名著的場景……由騰訊視頻與實力文化共同制作的場景式讀書節目《一本好書》第二季上周收官,創下豆瓣評分9.3分的好口碑。上周末,節目總導演關正文來到廣州,與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彭玉平一起,與現場觀眾進行讀書交流活動。關正文現場放了句狠話:“只刷抖音不讀書的年輕人,沒救了!”

從2013年開始,關正文制作的《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成語大會》《見字如面》《一本好書》都堪稱現象級綜藝,也讓文化類綜藝成了熱門?;顒赢斕?,關正文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揭開了文化類綜藝制作與傳播過程中的問題:文化類綜藝的關注度真的不及娛樂類綜藝嗎?文化類綜藝的IP全產業鏈如何開發?年輕人不愛閱讀,還有未來嗎?

節目

『讀書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了獲得智慧』

關正文在《一本好書》中安排推薦了10本書:《簡·愛》《紅字》《駱駝祥子》《魯迅雜文選》《頭號書迷》《了不起的蓋茨比》《悲慘世界》《紅巖》《湯姆索亞歷險記》《怪誕行為學》。這些作品,在于震、喻恩泰、海一天等演員的表演中呈現出來,基本可以當話劇看。而在表演的最后,演員總會借角色之口對觀眾說:“想知道故事的結局嗎?看書吧!”

羊城晚報:為什么選擇推薦經典讀物?

關正文:因為經典讀物經歷過時間以及不同文化人群的考驗。例如《駱駝祥子》,我們年輕時基本以階級斗爭的視角來讀這部書,后來,我知道了老舍的創作本意,他講述的是祥子的個人奮斗史。又比如,我們選擇了《悲慘世界》,因為它適用于全人類。其實,社會對道德的評判非常復雜,并沒有像雞湯那么多的簡化真理,也沒有那么多金句。一個人要完成最基本的是非善惡和審美的訓練,靠的都是經典作品。

羊城晚報:為什么要加入“戲劇表演”環節?

關正文:很多綜藝節目沒有從題材出發,而是從使用流量明星出發,而我們是根據具體需求來設定的?!兑娮秩缑妗贰兑槐竞脮吩趦热輦鞑ド嫌醒菟囆枨?,就需要演員。

羊城晚報:為什么不用流量明星?

關正文:雖然我們現在也在嘗試年輕化,但節目對演員的要求非常高。比如《見字如面》,一封細節生動、豐富的信件,演繹得不好就可能變成一杯白開水?!兑槐竞脮芬惨粯?。

羊城晚報:如果有年輕人說他更愛看《奇葩說》,而不愿看《駱駝祥子》《紅字》,您會不會很失望?

關正文:當然不會?!镀孑庹f》里的很多辯題是非常高精尖的,能提升觀眾的多元認知,激活獨立思考能力。我們做的是同一件事,只不過用了不同的方法和不同的題材。讀書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了獲得智慧?!镀孑庹f》里一些厲害的辯手,都是瘋狂讀書的人。要找到自己的觀點,需要知識儲備,而經典閱讀就是你的儲備。

市場

『很多所謂IP改編,根本算不上形成了產業鏈』

與純娛樂綜藝相比,看文化類綜藝需要一定的門檻。而如今的文化類綜藝也會看重觀眾、看重市場,關正文制作的《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成語大會》《見字如面》《一本好書》等,就讓文化類綜藝受到更多人的關注,不再曲高和寡。

羊城晚報:《一本好書》在哪些安排上考慮了收視率和關注度?

關正文:包括所有安排。不要以為叫做文化類節目,或者內容價值類節目,它就跟收視追求、流量追求相悖。節目有價值,那么就要讓更多人看見,這就是我的使命。例如,讓觀眾通過節目實現從讀文字到看片的轉變,但要知道故事的結局,還必須再去讀書。

羊城晚報:這類節目的收視率和關注度始終難以超越娛樂類綜藝,這有可能轉變嗎?

關正文:我們得承認,這檔節目4000萬的流量,和一些節目過億的流量相比,差距明顯。我把這個差距看成目標。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的流量已經很大了,很多純娛樂節目也達不到這個水平。我們還要認清一個現實:中國內地受過本科教育的人口僅占4%,有閱讀習慣的人數還要再打折扣。要讓沒養成閱讀習慣的人喜歡讀書,這種改變很艱難,這也是全社會的事。

羊城晚報:如今市場對文化類綜藝的接納程度如何?

關正文:文化類節目已經產生了相當大的市場價值,我們是能良性存活的,很多冠名商都選擇支持我們。

羊城晚報:文化類綜藝的IP全產業鏈開發情況怎么樣?

關正文:到處都談IP,其實是件特別浮躁的事情。從知識產權的角度來講,每一個節目都是IP,但其實沒有幾檔節目具有大范圍衍伸、開發的價值。即使是《哈利·波特》系列,到第六部電影放映后,大阪的環球影城才建成魔法城堡。它們的價值夯得非常堅實,而且不過時。而我們現在的IP開發,就是剛吃著一小口,就想著連續吃很多口,生怕錯過熱度,所以就迅速“割韭菜”,吃相很難看。而開發一兩年后,就不了了之。很多人把一部小說改編成影視劇,就說是做了IP改編,其實它根本算不上形成了產業鏈。

羊城晚報:不少文化類節目也做到“綜N代”了,您判斷一個節目能否繼續做下一季的標準是什么?

關正文:很多人會有“綜N代”恐懼,做完第一季,就問自己第二季要如何創新?挺扯的。第一,在視頻節目史上,持續生存的“長壽”節目非常多,比如《快樂大本營》,只要它有效地傳播了內容,就沒必要改來改去。對于“內容價值類”節目,比如《奇葩說》,辯論話題是不會窮盡的,《一本好書》也是一樣。

價值

『沒有終身學習的習慣,你就是那個被淘汰的人』

關正文更愿意把如今流行的文化類綜藝稱為“內容價值類綜藝”,他認為這類節目必須要有引領作用和使命感:“官方數據顯示,中國人年均閱讀4本書,遠遠達不到社會轉型的需求?,F在有很多人在做閱讀推廣,這對我們民族閱讀習慣的養成,是至關重要的事情?!?/p>

羊城晚報:您所說的“內容價值類綜藝”的趨勢和未來是什么?

關正文:內容價值類節目會越來越有生命力,越來越有市場。放眼全球,在歐美、日韓,淺娛樂、感官娛樂類節目都是“后半夜節目”“邊緣節目”。給大家一點時間,我相信會回到有營養、能獲益的閱讀、觀片行為中。

羊城晚報:有哪些數據和現象能夠反映《一本好書》播出后給觀眾帶來的改變?

關正文:去年“雙11”期間,在幾個電商平臺的圖書類別銷售榜里,銷量前六名就是我們當時播的六期節目推薦的六本書。經銷商也有反饋,比如《月亮與六便士》,當時國內有六個版本,我有個朋友出的版本原本叫《月亮和六便士》,他一看我的節目對這本書的推薦用名是《月亮與六便士》,就趕忙把書重新印了。換了封面后,書賣出了40萬冊。

羊城晚報:兩季節目讓近20本推薦書成為暢銷書,但數量是不是太少?

關正文:這是全社會的事情。廣東就有非常大的全民閱讀推廣群體以及很多活動,一個月內我已經兩次來廣東了。這是一個“眾人拾柴火焰高”的事。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也是一個美好的過程。

羊城晚報:這個時代,閱讀習慣的培養有多重要?

關正文:要知道,讀書在于滋養生命,不是附庸風雅。在一個創新轉型的社會里,沒有終身學習的習慣,你就是那個被淘汰的人。

羊城晚報:現在的情況已經改善許多了吧?

關正文:對。因為心靈雞湯是簡單概念的不斷重復,大家會逐漸不耐煩,從而拋棄雞湯。讀者一定會進步,我們不能簡單地認為00后只接受碎片化信息。今天愛讀書的人,不比上一代少。

羊城晚報:您對文化類綜藝情有獨鐘,這是您介入社會的方式嗎?

關正文:肯定是,中國歷代知識分子都有一種社會責任感。我能看到在傳播中確實存在的困難,但我也看到推廣閱讀的這群人,他們做了這么多事,讓我覺得這世界很溫暖。我為大家感動。

捕鸟达人破解版 掌上街机捕鱼腾讯版 黑龙江p62开奖官网 两分彩全天计划网址 五分彩个位规律公式 广东36选7开奖号 新版捕鱼大师 吉林心悦麻将双辽玩法 赛车摩托车一般多少钱 陕西11选5前三直选 千炮捕鱼达人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