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阿占:人間流水,亦是流金

來源:《小說月報》 | 阿占  2020年06月09日08:57

青島老城里總是有一些奇怪的人物。在我的童少時代他們就陸續登場了?,F在,迎著光,閉起眼睛,一片斑駁跳蕩里,我還能看見他們在老城的戲臺上唱念做打。戲臺吱吱呀呀地響著,讓人很不放心,時間的痕跡越加明顯,甚至補丁摞著補丁——可他們依然在上面,演啊演,不知疲憊,更無厭倦。

獨角戲,折子戲,皆是本色戲。一個木匠成了制琴師。一個老浪子開著網紅民宿。一個守夜人會彈古典吉他。一個拾荒者給武漢捐了一萬塊錢。一個啤酒屋老板擅長寫詩······

《人間流水》的故事從啤酒屋說開來。啤酒屋開了二十多年,門臉蹩腳逼仄,又何妨。酒鬼們卸下盔甲,巡視著意識流里的疆土,醉眼相看泯恩仇,在不可抵擋的麥芽香氣里,一茬茬地倒下了。

外來者到此,啤酒洗塵更像一種儀式——金黃明亮的液體,哈了,就服了水土。甚至,若想在青島地界扎根發芽,那么,請先為冰爽殺口的散啤獻出你的喉嚨與腹腔。

啤酒屋一向接受海貨加工,只收少量加工費。這種買賣方式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延續至今。雇個廚子成本就上去了,所以,關于蛤蜊的粗暴做法,水煮、微波、辣炒,任哪個老板都不敢不精通。他們從酒鬼手中接過海貨,打眼一看,用手一摸,便知成色幾何。好的夸兩句,遜色的提個醒兒,還望酒鬼們下次采購時有所改進。

老城的酒鬼把“酒鬼”變成了中性詞。醉不鬧事,也不誤事,以自己的方式誠懇地活著。尤其黃昏,左手散啤右手海貨,走在回家的斜坡上,行于銳角的伏筆里,他們必會遇上翻版的自己——樓上老王、隔壁院子大張、老婆跳廣場舞的閨密的老公,彼此手上都有著相同的裝備,也可以說是老城幸福生活的標配,這個時候,他們與他們,會像對暗號那樣,拋出萬變不離其宗的一問一答——

“哈杯?”“哈杯?!?/p>

《人間流水》寫的是啤酒屋眾生相,也可稱為小人物群像。小五哥、喜子、藝術家、朵秋、右耳、福底兒······他們無關精英,并非大俠,卻擁有“做一個好人”的天賦,深知底線冒犯不得。這種不冒犯,還包括對于“不同”的寬容、對于清冷的尊重、對于天真的欣賞。

小人物往往現實困頓,淪陷的虛無感,他們比誰經歷得都多,但在檢閱人性的至要時刻,一腔豪情是帶著槍花兒的,鋒芒與華麗畢現。

小人物也自帶一份自得、自信和自在。有了他們,這江湖,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樣,極致而溫暖。

五行金生水,金氣溫潤流澤。另一說,金靠水生,銷鍛金也可變為水。

人間流水,亦是流金。

捕鸟达人破解版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 福建体彩22选5第一位走势图 德旺配资 七乐彩预测专家 宁夏11选5 江苏11选5开奖号 体彩快乐十一开奖湖北 股票投资 :3d开奖号走势图 太龙药业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