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黃詠梅:無法切換的城鄉

來源:《小說選刊》 | 黃詠梅  2020年06月20日09:26

微信上熱傳過一組圖片,幾個年輕女人,曬出了自己在城市里時尚靚麗的照片,同時又曬出了自己回到農村老家過年的家常照:從城市的咖啡廳到老家的土圍墻,從立交橋到菜地……她們的樣子從濃妝到素顏,著裝從絲綢到土棉襖……還有個段子說,過年了,瑪麗、珍妮都回家了,回家后都變成了小紅、小麗。這是城市新客家人在鄉村與城市之間的身份、角色的切換。這種切換,常常會帶來“水土不服”——他們已經不習慣鄉村的生活,即使在城市生活壓得她們透不過氣的間隙會升起鄉愁,但這些鄉愁無比脆弱,待真正回歸土地,他們會覺得難以立足,另外一方面,他們融入城市的腳步,又是舉步維艱。身處哪一邊,都覺得歸宿感欠缺。這種無歸宿感給他們帶來一系列的人生失調乃至精神的“內分泌”失調。

《跑風》里,瑪麗回農村過年,還原為高家的三女兒高茉莉,不可隔斷的親緣和倫理,尚且能使得這切換表面上看起來很自然,然而她帶回家的那只布偶貓,卻無法切換到家族固有的倫理之中,它是都市的產物,它是瑪麗的精神慰藉,它是不為家人所知道并理解的另一種生活形態和觀念,它的到來,造成一系列的不適應乃至混亂。作為家里唯一領高薪的女兒,瑪麗自然成為家族的經濟支柱,她在家人眼里,強大到不需要任何幫助,他們看不見她那些從城市染上的焦慮、失落、孤獨等情緒,更不用說給予理解和幫助。他們所能為她做的,不過是在寒冬夜,為她找回一只走失的貓。

像瑪麗這樣的女性,通過讀書得以擺脫農村生活,成為都市白領。這種人生軌跡在當下已經稀松平常??雌饋?,她是改變了命運,但事實上對自己改變后的命運也難以把握,她的漂泊感并不會因為在城市定居下來而從此消失?,旣悶榱艘恢回埧s短路途上的時間,不得不避開交通高峰期,來去匆匆,這種歸來何嘗不是一種逃離?

捕鸟达人破解版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靠谱吗 股票期货交易平台 北京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宝 云南省体育彩票 江苏11选5规则 美东2分彩开奖走势图 怎么股票配资 佳永配资_股票配资网|最专业的配资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走势图